相关文章

两银川小伙儿春节自驾上西藏 称想放空自己

有人奔波千里回家过年,有人选择坚守岗位,当然,也有人自驾出游过年。

石新是个80后,经营着一家彩票站,过年了,本该是全家团圆相聚的日子,但由于开店没有假期,好不容易能休息几天,石新决定自驾去拉萨,“想在西藏干净的天空下放空自己。”

被子、绳子、方便面

2013年1月30日,石新开着自己的伊兰特,启程要去西藏。此前,他什么都没有准备,只是想着西藏可能冷,随车带了几床厚厚的被褥,又备了些方便面、火腿之类的食品。临走之前,石新的妻弟“入伙”,这让原本打算单人单车上西藏的石新有了个伴儿。

出发前,银川的天气奇好无比,石新想着西藏一样如此吧!但为了以防万一,石新还是准备了防滑链——20元钱的绳子和必要的工具,如果碰到恶劣环境了,石新打算临时做一个。

显然,对于石新的决定以及对于伊兰特性能的考虑,家人并不怎么认同。石新安慰家人,走到哪儿算哪儿,实在前进不了了,就折返回来。

1月30日凌晨4点出发,为了节省开支,石新一路走国道,还遇到汽车导航不是很准确,他靠着手机导航一路“回避”着高速公路。

1月31日,石新到达西宁市湟源县,这天是大年初一,湟源县城沉浸在过年的欢乐气氛中,营业的店面也很少。从这一天起,他虽然不用再躲着高速了,但吃饭、住店却成了问题。

2月1日,到达格尔木,两人出现高原反应,石新在格尔木昏睡了十多个小时,为了赶路,他坚持开一会儿睡一会儿。好在经过休息后,石新感觉好多了,但妻弟依然头晕、恶心、心慌。后来,直到那曲,在医院打了一针,才慢慢好了起来。

头疼的加油问题

两人继续前进,除了高原反应,最闹心的就是,加油站少而且经常断油。为此,石新储备了一些汽油。

到了安多检测站,就正式进入西藏了,但在这里,检测站的工作人员没收了他贮备的汽油。

进入西藏后,到加油站加油,必须出示身份证、驾驶证和行驶证,而且很少能刷卡。西藏的路限速每小时六七十公里,石新也不敢超速,这里采用区间测速。有的时候,即便油门踩到底,车速也开不起来。

“很干净,辽阔,没有一丁点参照物。”石新说,有时会刮很大的风,坐在车里,却看不到。

高原露宿,要不得

之所以带着被褥,石新想体验一下露宿高原的感受,当他真正体验后,才知道这真的要不得。石新说,即便车内的暖气开到最大,穿着羽绒服防风衣,盖着厚被,依然会冻得受不了,“不过,高原夜空的繁星很美丽。”

2月4日,两人到达拉萨,一路风餐露宿,两人早已失去了玩耍的兴致,只是草草地逛了一下布达拉宫和圣湖。高原缺氧的状态也没能让他在蓝天下大喊一声,石新此时只是想着早点回去。

匆匆地来,匆匆地走,此时,西北各地也开始大范围降雪,家人也不断地催促他们尽快返程。

2月7日11点,两人回到银川,20元钱的绳子依旧保持原样。石新直接回到店里,这一天,是彩票站春节后正式营业的第一天。

对于过年出外旅行的意义,石新说,主要在于说走就走的感觉,至于没有陪伴父母一起过年,石新表示,会在平时补上。(本报记者 石永磊)

转《银川晚报》